歡迎光臨上海訊銘軟件有限公司網站

上海市浦東新區浦三路21弄
銀億濱江中心905室

400-608-9669
021-50890957

09:00-18:00
周六周日休息

業界資訊

數據顯示運營商整改效果“差評”

2019-07-12 14:51:14 上海訊銘軟件 閱讀

2018年7月,工業和信息化部、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等十三部門印發《綜合整治騷擾電話專項行動方案》(下簡稱“方案”),要求自2018年7月起至2019年12月底在全國開展綜合整治騷擾電話專項行動制定的行動方案。


一年過去了,用戶依然深受騷擾電話困擾,運營商騷擾攔截數遠不及呼出的量。

現象

一組數據佐證整改效果“差評”

根據《方案》,相關部門綜合采用法律、行政、經濟和技術等多種手段,重點對商業營銷類、惡意騷擾類和違法犯罪類騷擾電話進行整治。

其中要求基礎電信企業(運營商)要加強騷擾電話攔截配套技術系統建設,利用雲計算、大數據等技術手段,加強數據共享能力建設,提升騷擾電話識別和攔截能力。專項整治一年過去了,記者梳理發現,三大運營商過去一年至少被政府部門約談三次,均與“騷擾攔截不力”有關。

A、多平台稱騷擾電話不減反增

穿越運營商這張網,到達用戶手機,被第三方軟件攔截的電話,數量增加了。

騰訊稱,2019年第一季度用戶共舉報騷擾電話達7528.37萬次,較去年同期增長25.59%;用戶平均每天標記騷擾電話83.65萬個,3月份標記最多,共3123.08萬個;

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統計,2019年一季度騷擾電話投訴舉報量超過20萬,是2018年一季度的三倍;360也稱,第一季度共識別和攔截各類騷擾電話約52.3億次,廣東省用戶被騷擾最多。

被銷售電話和騷擾電話支撐起來的中國呼叫中心市場規模逐年擴大。數據指出,2018年,該市場規模已達到190.2億元,預計2019年能突破200億,達到216.6億元。

B、運營商攔截的遠不及呼出的數量

在騷擾電話撥打方面,據艾媒咨詢數據顯示,2018年中國騷擾電話撥打數量已超過500億次。

2018年,中國電信攔截超短騷擾呼叫4223萬次、惡意群呼26410萬次、“呼死你”7799萬次等。另據媒體去年9月報道,中國移動近年來累計攔截國際詐騙電話約6.1億次,攔截國內騷擾詐騙電話120余億次。

雖然中國移動“近年來”不知道累計了多少年,但對比數據仍可發現,運營商攔截的騷擾電話,遠比撥打出去的少。

C、市民遇到的比平均值多多了

2018年中國騷擾電話撥打數量超過500億次。而截至2018年,中國電話用戶已經突破15億人次。有網友及計算,以此來計算,平均每戶每月接到騷擾電話不超過3次,也不算很多。

然而,記者隨機訪問的281位讀者中,超6成人稱幾乎每天接到騷擾電話,另有調查指出,超8成受訪網民每周都接到騷擾電話。

分析

一、多次被標注仍放行涉及利益

有些號碼明明被多次標注爲騷擾、廣告、詐騙等,仍能繼續打電話給其他用戶!作爲一名中國移動用戶,何先生今年6月29日到7月7日,手機第三方攔截軟件一共攔截了30個騷擾電話,被標記次數6次到332次不等。6月16日,電話“95245413”打過來時,顯示已經標注“詐騙”9914次,何先生表示很無語。

據了解,“95”開頭的號碼是工業和信息化部批准的,可以在全國範圍內使用的短號碼,一般批複的號碼長度爲5位或6位,企業可以擴展到8位使用。

由此,上述被標注9914次仍能運作的號碼“95245413”很可能是企業推銷號碼。過去人們攔截騷擾電話,1.0版本是來一個手動拉黑一個,或者標注“騷擾”;2.0版本是,利用手機自帶的攔截軟件或者安裝第三方攔截軟件。近年來,騷擾攔截軟件層出不窮,根據某軟件市場顯示,供下載的攔截軟件將近20個。

盡管個人或第三方公司不斷升級“終端”攔截技術,但也攔不住騷擾。

運營商作爲“中斷”網絡端口的攔截,于消費者而言一直罩著“神秘面紗”。直到今年3月,直接將結果反饋給用戶的中國移動“防騷擾電話神器”才緩緩而至,彼時騷擾電話已泛濫成災,用戶初接觸“神器”眼前一亮,用下來才發現效果不及預期。

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學教授林江曾對羊城晚報記者指出,如果騷擾電話不會給運營商帶來利益的話,運營商也不會在治理騷擾電話的問題上態度暧昧。網絡安全專家何展強也認爲,運營商攔截騷擾電話時涉及利益關系,因此在實現電話攔截上一直進展緩慢。

二、要技術攔截更要敢于擔當

何展強告訴記者,單從技術手段來說,運營商攔截騷擾電話難度並不大。“運營商知道所有騷擾電話的信息,包括來自哪裏、頻率多少、打去哪裏,因此運營商根據這些數據是可以判斷哪些是高頻率往外呼叫的電話,攔截這些電話在技術上是可以實現的的。”

但是,他也指出:“在技術上,運營商只能判斷到哪些是高頻外呼的電話,但這些電話是否對市民造成滋擾比較難判斷,因爲運營商沒有權力去監控用戶的電話內容,而且需要時間跟蹤,層層核查。”

何展強認爲,市民備注、投訴後,運營商可花人力、物力、時間去調查,但某些電話對于一部分人來說是騷擾,對于另一部分人來說是需求,比較難以厘清。

騷擾電話會給運營商帶來一定利潤,運營商也不一定願意去核查。 何展強建議,對于高頻外呼電話,比如一天外呼數百次,每次大概10秒就結束的電話,運營商其實可以列出清單,重點排查,限制外呼頻率,同時政府部門可以出台法律法規敦促運營商加速處理騷擾電話問題。

相比于“老生常談”的手段,有識之士程先生一語中的:“假如你晝夜被電話騷擾,你的錢被騙了,你怎麽哭運營商也沒感覺,最多不過表示同情。但如果讓運營承擔起相應責任,來個一票否決、引咎辭職、先行墊付,運營商就不會不用心了。誰因詐騙、推銷電話導致錢財損失,運營商先把被騙的錢給受害者補上,破了案再把追繳的錢返還給運營商,你看看還會有什麽虛擬號、黑卡、技術難題等等問題嗎?”